相术篇

来源:中华周易研究会官方网站 作者:手相面相

相术篇
由巫蛊说到望气
传说受巫蛊禁咒之人,气色跟常人有异,精於此道者,可以观其气色即知其受何种禁咒,此
言不知是否属实。
大马有一个巫师稍向王亭之透露,说人若中了猛烈的降头,脸色初时反而红润,但红润而浮
,其气如流,那就要提防降头发作。
如果照这说法,中国传统方术中的「望气」,便似乎跟南洋巫师有点渊源。据说望气之术,
可由脸部气色知人所中的是「邪崇病鬼妖」,分为五科。其中的「邪」,包括瘟疫,即是传
染病;亦包括「内邪」,那就是人体酝酿?的重病,在今日,则应包括癌症和爱滋。
这望气之术,实非没有科学根据。人体内部机能有变化,在外部自应有所流露。所以中医诊
症亦须望、闻、问、切。望也者,包括观察病人的气色,不只是望望舌苔,有时甚至要观察
病人的肤色。
春秋时,师旷见太子晋,一望其气色即语之曰:「汝声清浮,汝色赤,火气不寿。」这即是
赚其气色赤而浮。盖色浮者声亦必浮。浮也者,即是说话没有尾音。要认识浮声很容易,有
一位时时对新闻界发表高见的名人,初听其语气似关德兴,然而关德兴却有清而重的尾音,
其人的声音截然而止,了无尾音余韵,斯即浮也矣。


扁鹊相齐桓侯
中国的相人之术,来源其实很复杂,大致来说,应该包含望气、相畜、医术等因素,其中自
然有阴阳五行。
我们先谈医术方面的因素,历史上有一则很著名的故事,扁鹊相齐桓侯。
扁鹊去到齐国,齐桓侯仰慕其声名,便招待他。扁鹊因此入朝见桓侯。既见,扁鹊对桓侯说
:「君侯有疾,疾在腠理,若不医治恐怕病会变深。」桓侯摇头道:「寡人无疾」。
及扁鹊退,桓侯便对他左右的人说道:「医生一定好利。明明人家没病,却说人病,如果给
他医,当然容易医好,那么他就可以邀功受赏了。」
过五天,扁鹊上朝见齐桓侯,对他说:「君侯的病已到了血脉,不医病就更深了。」桓侯不
理他。及扁鹊退,桓侯不悦。
再过五天,扁鹊又上朝见齐桓侯,望见桓侯之後,急急退出。齐桓侯觉得奇怪,因使人问其
究竟。扁鹊说:「病在腠理,汤药以及按摩推拿可以医好;病在血脉,针炙可以医好;病在
肠胃,用药酒可以医好;若病在骨髓,那就连老天爷都没有办法。如今桓侯的病已在骨髓,
所以见到他我便不再说话。」
五日後,齐桓侯病发,叫人找扁鹊,扁鹊已不辞而别。桓侯於焉病死。
扁鹊由气色可以看出齐桓侯的病深浅,是故巫师便亦可以由气色来看人的精神状态 ― 因为
邪、崇、病、鬼、妖五者,实在必有精神上的变异因素。
《素问》记黄帝与雷公的问答,即是由气色知人精神状态变异之例。
雷公问黄帝,有些病人,明明已经见其病情转好,却忽然暴毙,何以知之?黄帝答道:「如
果两颧赤色,大如拇指,病虽小愈必猝然而死;如果天庭有黑气,大如拇指,则无病而猝然
死。」
所以到了《神相全编》出现的时代(宋至明代),术者便总结了由气色看死亡的三条法则:
面色有赤暴如火者,命短卒亡;面色如尘埃者,贫下夭死;面色怒变青蓝者,毒害之人(亦
主不寿)。
由此发展,便用气色来看五脏六腑的病,例如白气表徵其人体虚寒,即所谓「寒底」;黄气
表徵湿重;紫气表徵有瘀;黑气表徵机能衰歇;赤气表徵虚热。再发展下去,便是用气色来
看人的吉凶休咎了。


相马之术
气之外还有形。由形来相人,当然经过多少年相人的社会经验积累,然而於相人之外,相畜
的经验其实亦有用於相人术之上。《汉书艺文志》有《相六畜》三十八卷,可见经验之丰富

六畜之中,跟人关系最大的是牛马,二者之中,马又比牛更加重要。因为马是战争工具,临
阵之际,只须马一失前蹄,便可以导致主人阵亡。生死攸关,自然要仔细研究相马之术。
《三国演义》形容战马,最威武者当然数关公所骑的赤免。日行千里,临阵不惊,自然是匹
良马。然而描写得最神奇者则莫如刘备所骑的「的卢」。
的卢是匹黑马,惟独额头有一点白,相信这种马必妨主人。它原先是吕布的坐骑,後来吕布
果然惨死,於是落在刘备胯下。曹刘大战,刘备败走,到了檀溪之前,刘备望望溪水漫漫,
端的是前无去路,於是一提马缰仰天长叹:「的卢的卢,你果然妨害主人。」谁知此际那的
卢马却奋起神威,一跃而过十丈溪水。刘备因而死裹逃生。当时的人,认为刘备有如天助,
所以才不因其战败而小觑了他。由此故事,可见当时对相马之重视,亦可见相马术之成熟。
据《吕氏春秋》所载,当时相马的术士还各有专科。寒风专相口齿;麻朝专相面颊;子女厉
专相马眼;卫忌专相马髭;投伐褐专相马的胸胁;许鄙专相马的粪便;秦牙相前;赞君相後
。这即是说,每位术士个人积累的经验不同,是故便各有专长。


春秋贵族重相术
正由於相人术有相畜术的成份,所以相学中才有许多用禽畜来形容的术语,或将人相按禽畜
之形的类别来分。所以至今还有鼠形胆小、牛形卤莽、象形貌沉稳而狡之类的说法。
由气色结合相畜,再加上人生经验,在春秋时代我们便已有了很准确的相法。这些相法故事
,屡见於《左传》。
鲁文公元年,周天子派内史叔服到鲁国参加葬礼。公孙敖知道叔服懂得看相,便请他为自己
的儿子一相,叔服说:「他的下颔生得很丰满,晚年在鲁国一定很得意。」
这相法,便相等於今人之所说「地角方圆」了。凡地角方圆者晚年一定安泰,不图这说法从
春秋时代便有。
周天子大会诸候,派单成公做主礼。晋大夫叔向参加会盟之後,对人说:「单成公命不久矣
。他身为主礼官,可是双目老是望?地下,腰带之上便望不到了;说话的声音小,隔两步便
听不清楚,那便是神气已衰的象徵,其人的命绝不会长。」果然,一年不到,单成公便死了

由这几则故事,便可见我国春秋时代,相术已在贵族社会中流行。

吴越二国的相术例子
春秋时代,相术固然有专业,但业余人士亦多高手。这里可以举两个例子。
伍子胥由越国逃亡至吴国,为了掩饰身份,便披发佯狂,行乞於市。吴国却有一个「市吏」
,即等於如今大陆派出所的所长同志之类身份的人,一眼就看出伍子胥的身份有诈,便把他
拉过一旁,密密查问,问出此乞儿原来是邻国的国防部长蒹水陆二军总司令,这还得了,吴
越向来世仇,时时打

Tag:相术篇
评论列表
编号搜索: 搜